莫莫渣·鸽子

兴趣使然的摸鱼选手
150fo感谢!!

【冰秋】魔尊大人!沈清秋又双叕穿越啦!06

*讲述九妹翻身之旅和沈老师迷之掉马的故事
*沈老师线剧情推不动…却迷之爆字数……
*小学生作文,ooc十分有,那个……建议……
*沈垣大学生单租公寓设定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拖延是没有好结果的x

——————————————————

  沈垣看着这莫名其妙的私信,半会没缓回来。

  他退回主界面又点了一次,嗯。年度种马文《狂傲仙魔途》的小学生作者“向天打飞机”本人发来的私信没错。

  确认过之后沈垣更懵了。

  “靠靠靠发生了什么那边正在发生什么惊天大决战吗????”

  “洛冰河又怎么了???疯了??要来找我??沈清秋原装货??”

  沈垣就这样盯着屏幕,半晌才发现他也只能盯着屏幕。回到了现实世界,灵力没了体质没了,也就剩下耍剑那些练来的本事。

  也就跟向天打飞机说的一样:“只是来提醒你一下。”

  “没时间了还感叹号都不忘加。重要的不打出来,连个地址都不留,没准我还能帮你收个尸。”沈垣自言自语道。目光在这几行短短的文字间翻了个遍。可惜,他现在完全不了解那边的情况,这几行文字除了给他带来惊吓外毫无信息量。

  【洛冰河要来……找我……】

  沈垣深吸了口气。虽然句子并不完整,但十有八九是这个没错了。之前他一直对自己说那是书中的人物,故事而已,不存在的。然而这样一句并不确定的话就能击破沈垣心里长期以来的自我催眠,他开始担心起来。唯一能穿越各种世界的除了那把开了挂的剑沈垣想不到任何办法。洛冰河该怎么来找他?

  【难道心魔剑并没有被完全摧毁?对啊!主角的武器怎么可能就这么被毁了!】

  【只是残片也能用?不会又去无间深渊弄了一把吧…难道主角要啥有啥的技能发动了?诶这东西不能乱用啊我不在身边冰河肯定又要被迷了心智……】

  沈垣越紧张就越喜欢胡思乱想,越想就觉得越烦躁。起身来回踱步片刻,又倒床上去揉乱了发型,接着坐着小板凳点着手指,将那几条私信又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最后再次倒在床上。

  他承认他现在无能为力,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如果可以沈垣并不想这样干等着,不像冰哥穿越的原著和改编的平行世界,沈垣的世界和《狂傲仙魔途》可是差了一个次元。不知道洛冰河穿越过来要用什么手段,但他不想让洛冰河冒这个险。

  躺着躺着沈垣的精力开始支撑不住了。明天是他回学校的日子,回复了几条父母发过来的慰问短信,手机一扔就着外出的衣服睡下了,其间他瞥了眼枕边的扇子。

  【如果冰河真的到这个世界来了,得让他认出我才行……】

  沈垣这么想着,意识渐渐模糊了。

  一夜无梦。

——————————————————————

  “………还是买把好一点的扇子吧。”

  沈垣坐在大学课堂里,手中那把被翻来覆去的纸质白面扇已经在扇骨处出现了褶皱和松动,怕是连水都沾不了。

  “沈垣,你什么时候喜欢扇子了。”一只笔在沈垣头上不轻不重的点了点,沈垣回头。是个长相平平无奇的白衣男人,沈垣觉得他有点熟悉,应该是大学的好友。不过在书中生活了这么久,大学中的人际关系也都忘的差不多了。

  “有那么明显吗……”沈垣心虚的答了句。

  “我看你从上课开始就一直翻这扇子,你说你咋不买个质量好点的。”白衣男人轻声道。

  “不用再吐槽这个质量了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沈垣捂眼,他就不应该买这二十多块的东西。

  “扇子我家多啊!我爸最喜欢收集这些玩意儿,那天我送你把白绢儿的,就当是你的出院礼物!”

  “那可真是太谢谢了!”沈垣跟男子碰了个拳,被台上老师无情的咳嗽声打断了。

  “沈垣,不要以为你刚出院就可以怠惰学习。”地中海老先生冷冷的说到,语气平缓但气势十足,沈垣连忙低下头装作在学习的样子,心中感叹他在清静峰教书时底下的学生是不是也会被他的气势震到。

  接着他回忆起某个嘤嘤怪和某日一群在早课上公然阅读春山恨的弟子默默的把“气势”这个词从自己身上划掉了。

————————————————————

  “这是你画的?你什么时候画儿这么厉害!”下课后向沈垣搭话的白衣男子翻出了沈垣草稿本上的速涂,线条不繁琐且一笔到位,笔触均匀有力,画风到像是古画,却也不失现代人的审美。

  而画面上赫然映出一个俊美的男人,身着华美的古装。半垂着眼,神情模糊不清,却有点似笑非笑的感觉。比较显眼的是画中男子的额头上,沈垣用红笔轻轻描绘出的印记。在白衣男子的眼里有点中二,但不得不说画中男人的气质配上这红色印记,不用描述便能感受到这人的身份不凡。

  “你从那儿中二小说里看的?”白衣男子仔细欣赏这幅画,开玩笑道:“看着不凡的设定和扑面而来的王霸之气!肯定是那种日天日地妹子无尽的神仙主角!”

  “咳。不可言,不可言。”沈垣轻咳一声掩饰住他的尴尬,将草稿本收了起来。

  其实沈垣在课上本来想画清静峰的,可是他脑中突然冒出来有一个念头,止都止不住。

  他想画洛冰河。

  他必须得先画洛冰河。

—————————————————————

  接着又是一周的时间。沈垣有事没事就在大学和街上走走,也渐渐记起了仿佛是上辈子的事。虽然沈垣对此表示疑惑,但不管怎么说他记忆力好是件好事。

  沈垣也果真得到了一面白绢扇,且一看就价格不菲,比二十多块钱的纸扇子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

  白衣男子送扇子时说学校的某个活动教室有笔墨砚,专门画这个的,不过平常不开,就一个月开几次。随缘看吧。

  今天正好是开放的日子。

  沈垣早上有课,他打算下午去那个教室在扇面上把清静峰画了。不仅又能成为一把装逼利器,若是洛冰河看见也能立马认出来。

  “话说你要在扇子上画什么哦。”白衣男子这会坐到了他旁边。沈垣记起他后,他俩的对话也就渐渐熟络起来了。

  “是座峰。”沈垣简短的回答道。

  “山峰??这么厉害!你住院这段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哦!”白衣男子瞪大了眼睛:“别是你给整穿越了体验人生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沈垣莫名心虚,道:“你又不看这类小说,体会不到。”

  “啥峰啊给我描述下!”白衣男子激动道。

  沈垣自豪的笑了笑,轻咳一声一副打算长篇大论的样子:“此峰名为清静,以雅静成名。多有翠竹……”

  沈垣顿了一下。

  “………清幽且……”

  “咋了,你国文不是学挺好的吗。”白衣男子见沈垣迟迟说不出口,以为他是找不到形容词:“果然怠惰学习了?”

  沈垣的手有些发抖,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因为形容词的原因。

  他对清静峰的记忆,似乎只剩下这么点了。

  脑内只留下零零散散的景象,那些他踏过无数遍的阶梯,风吹过洒满落叶的盛况,那些时不时传来的琴声和弟子们朗诵或练武的景象。

  景象转而化为了概念,清晰却又模糊,仿佛他从未经历过,他从未成为“沈清秋”。

  【怎么可能!既然轻而易举就能记起的现世的记忆,怎么可能在短短两周内就把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忘的一干二净!】

  “呃…沈垣,你还好吧……”白衣男子见沈垣脸色发白,在他眼前摆了摆手。

  【阶梯…课室…后院…资料室…大厅……】沈垣一点一点回忆着原本是熟悉无比的地方,他恨不得现在将脑子里的记忆抠下来让他看个清楚。

  白衣男子见沈垣没反应,轻轻晃了晃他。

  【竹舍…还有竹舍!】沈垣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抄起白绢扇直冲教室外跑去。

  “沈垣!干什么!”身后老师呵斥到,沈垣现在不想理这些,他现在什么也不愿思考,只想把脑海中唯一一丝清明一节不漏的刻画下来。但任是沈垣反复回忆着这个承载了他无数情感的地方,这些记忆仿佛也随着沈垣奔跑的道路消散了。

  【记得住,一定记得住!】沈垣反复强调着。忽然踉跄了几下,不管。不小心撞到人了,头也不回的道个歉接着跑。记忆里塑造的各种事物。早晨柔和的阳光,何种颜色的门帘,书架摆放的位置……

  以及自然而然出现在这般景象里的某人……

  沈垣狂奔到活动室,正好有现成的笔墨砚,像是刚使用完。沈垣喘着粗气,猛的一下展开白面扇铺在桌上,摇晃着拿起毛笔,竖立在扇面的正上方。

  却过半晌,清洌的眼泪和乌黑的笔墨相融于纯白的扇面,显得脏污不堪。执笔者咬紧下唇,将头深深埋进臂弯中。

  沈垣已经描绘不出任何景象了。

  “竹舍”最终也只是成为了“竹舍”。

  而“沈垣”也仅此于“沈垣”了。

【冰秋】魔尊大人!沈清秋又双叕穿越啦!05

*三个视角三条线终于全部划分好啦!
*讲述九妹翻身之旅和沈老师迷之掉马的故事
*阵法相关内容恕在下知识很浅薄,都是自己瞎掰掰的
*不打大纲的后果就是叙述会变得特别乱…其实这里先讲九妹线会更好的(爆哭
*冰冰是不会这么早去到沈老师那个世界的👌

————————————————————

  洛冰河“啪”的一声将一本封面花里胡哨的书合上。

  洛冰河坐在魔宫的内殿里,他几乎有一周时间没合上眼。虽说魔族通常不拘泥于睡眠,但长时间的高度用眼让还是洛冰河感到眼睛发干。

  他早该料到的,他早该去做准备的。数年来与师尊的安逸生活难道让他忘了吗?

  “沈清秋”站在那里,但他又不是“沈清秋”。洛冰河仿佛又回到了那些日子,日日夜夜面对着一副空壳,他抚上那人的脸,希望下一秒那人就能睁开眼睛。打也好骂也罢,甚至像从前一样从他身边逃离,只要他能把那人追回来。

  洛冰河靠一整天的时间翻阅了夺舍的相关资料,在此之前他试过招魂。重塑身体。日月露华芝生长不出第二批他就用其它东西代替。寻遍了几座城乡山岭的魂魄,仍是没有半点迹象。

  师尊会怎样?消失吗?被反噬了吗?不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一点前兆都没有,洛冰河不相信师尊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消失了。

  魔尊烦躁的揪了揪自己的头发。照史书上记载,这样寥寥草草一笔带过的事例宛如大海捞针。洛冰河找寻无果,一时愁绪如麻,将桌上一摞摆放杂乱的资料翻到在地。无意中视线瞥到一本黑皮书,封面刻画着综错复杂的线条。仔细一看,才发觉是阵法。

  洛冰河从未接触过这类阵法。翻开一才知道,比起学术,这类的书籍叫话本更为合适。

  洛冰河快速翻过了书籍的文字,讲的是一位德才兼备的老人,苦心钻研出了穿越时空的阵法因此穿越到未来。发现未来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民不聊生…………

  洛冰河突然想起了什么。

————————————————————

  “这本书的作者,在阵法啊穿越方面做了这么多枯燥的解释,却被归类在了民间传说这一类呢。”沈清秋慵懒的躺在竹椅上,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黑皮书,那是洛冰河找来的。在洛冰河发现沈清秋私底下并不会看《道德经》一类的书后,就经常带些趣味性更多的话本给沈清秋解闷。

  “话本终究是话本。自古以来研究穿越有关的符咒和阵法的先辈没有一个成功过。”洛冰河乖乖的坐在榻上为沈清秋沏茶。

  “不过这个成功穿越的老人,说数十年后会有个混世魔王合并人魔两界,一统天下。其俊秀的容貌甚至让全世界的少女为他倾倒。”沈清秋不经意的复述着话本的内容,突然笑到:“哈,你说这像不像另一个世界的“洛冰河”?”

  洛冰河微抬眸,他知道沈清秋指的是上次利用心魔剑的裂缝误入了这个世界的“洛冰河”。他将沏好的茶递到沈清秋面前,同时凑近他的脸,严肃道:“弟子不是他。”

  沈清秋愣了一会儿,洛冰河接着换了一副十分委屈的表情,扑倒在沈清秋怀里:“师尊为什么对那……人如此熟悉,师尊和他真的只是一面之缘吗……”

  他觉得沈清秋像是惊了一下,表面上还临危不乱的解释道:“看起来像而已。”洛冰河随即摆出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被沈清秋摸了几下头哄走了。

  【不急。】洛冰河还不打算让师尊这么快说出他自己的秘密。

————————————————————

  【师尊不打算说的事,便由我自己找出来。】洛冰河想,他心里已经定好了下一站的目标。

  他要去“那个世界”。就算是碰碰运气也好,他不能错过这个或许于师尊身世有关的地方。

  虽然很不想用话本中看似非常不靠谱的阵法,但经过上次另一个“洛冰河”的事情后,这把上古名剑就随沈清秋的意愿被摧毁掉了。洛冰河研究着阵法的结构,发现其细节讲的十分到位,不像是凭空幻想出来的故事。普通笔者要达到这种水平,怕是要先对阵法领域进行数十年的潜心研究。

  洛冰河照着话本上的记录就地画了一个图案,符上的文字他从未见过,比起日常画符的弯弯曲曲,这种文字更直接一点。要复原这个阵法可算废了洛冰河一些功夫。

  这几天他让下属们时刻观察周围的迹象,这是他在外寻找沈清秋魂魄时发现的,越偏远,越没存在感的地方,那里的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一夜之间全失踪了。有的则连房屋和生活痕迹都消失不见,仿佛世上从未存在过这个人一般。

  阵法一旦开始不容被打断,洛冰河让下属盯紧外面,缓缓念出了符文。

  霎时间,整个内殿猛烈的震动了起来。洛冰河望向阵法,似乎还没完全开启。这个震动,不是来源于阵法的。

  【来不及了!】

  洛冰河脸色一黑,踉跄着念完下半段符文,一阵刺眼光展开,逐渐将整个内殿包裹住。

  殿外一个小妖大喊着“不好啦!不好啦!君……”话音未落,便再也没有下文了。那个小妖原先站的地方空空如也,什么也没留下。

  震动渐渐平息,阵法前的人也消失不见了。

————————————————————

  洛冰河看着眼前繁荣的一片景象,但这并不是他所熟知的场景。

  房屋被建立的高耸而循规蹈矩,行走的人们穿着极其简便的服饰,对随意裸露在外的皮肤丝毫不在意。男人们将头发剪到脖子以上,低头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发光的砖块。

  【我这是……穿越到了数百年后……甚至更久?】

  洛冰河如实想。

极限改图
就打一个tag好了怕丢人
下手请轻点(顶锅盖逃

【冰秋】魔尊大人!沈清秋又双叕穿越啦!04

*不是沙雕文
*讲述九妹翻身之旅和沈老师迷之掉马的故事
*剧情进展似乎太慢了……
*小学生作文,ooc十分有,那个……建议……
*沈老师:为什么原装货的系统空间那么高大上???

——————————————————————

【系统重置成功。接收激活码:“傻逼作者傻逼文”。系统连接成功。】

“???”沈九硬是没听明白这声想表达什么,但他莫名厌恶这种冷冰冰却又故意装腔作调的语气。

【欢迎贵方进入本系统。本系统本着“youcanyouup,nocannoBB”的开发理念,希望为您提供……】

“说重点。”沈九没耐心继续听这个声音瞎扯,视线还是十分模糊的状态,他揉揉太阳穴,站起来环顾四周。

待意识清醒后,眼前是沈九从未接触过的景象。无尽的银蓝仿佛要将他包裹住,浅白交叠的方片如瀑布般倾流直下,在沈九脚下激起一层浪花,扬起朦胧的水雾,片刻后又消失不见。

便是再心如止水的人也无不为眼前的视觉效果所震撼。沈九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不知是不是这点点萤光的原因,他感觉自己周身有些透明。

【由您的意愿,将这本傻逼文改成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经典之作。检测原始绑定角色,洛冰河之师,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是否继续绑定角色。】

这番话让沈九诧异不已,原地愣了几秒,忽然冷笑道:“如果我说,不愿意,滚出我的意识呢?”

【这家伙…莫不是把我当成夺我舍的那畜生了】沈九想道【昏迷时的声音…也是这个,要是能让我找出来……】

【…………】

这回轮到系统沉默了。沈九听到片刻隐隐噼里啪啦敲打的声音,虚空中那人又说:

【“沈垣”角色程序错误,自动检测,现有角色“沈清……】声音夏然而止。

沈九听这个装模作样腔调似是露出了一点惊异,觉得有些好笑。

【…………角色绑定错误。对于贵方所带来的不便本系统十分抱歉。】

“把我拉来这鬼地方就一句道歉?嗯?”沈九阴森森笑道,他一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被这里的景象吸引过。

【对于本系统所带来的失误,贵方可随意索取一次赔偿。】声音仍是冷冰冰的,毫无一丝道歉的温度。

而对沈九来说,这倒是一份讨喜的道歉了。他思索片刻,笑到:“我要你拥有的全部控制权。”

———————————————————

沈九本意是由自己掌控所有控制权,只见那系统一口答应下来后,又是一阵眩晕,沈九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沈九缓缓坐起来,冷静思考了一番,确定刚才的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但感觉周身也没发生什么变化。【难道是只存在于意识里的?】沈九想,冷不丁脑子里熟悉的声音又冒了出来。

【本系统二十四小时在线服务。】

“……………………………”

沈九强忍着怒气深吸一口气,控制权没拿到,幕后黑手没找着,脑子里还多出来一个随时随地都能烦他的声音。

糟心!太糟心了!

【为保证此次赔偿有效,贵方已解锁本系统所有权限。】

沈九站起来,朝外走去:“哦?那劳烦你先告诉我,‘沈垣’是谁。”

【涉及该角色隐私。】

沈九皱眉,他就这道是这样的结果:“之前那个,称我为师尊的黑衣青年,告诉我他的身份。”

【前清静峰峰主沈清秋爱徒,现魔族圣君洛……】

“师尊!”清朗的少女音打断了沈九的思绪,宁婴婴捧着一垒蓝皮书迈着轻快的步子走来。

沈九对这位小弟子一向厚爱有加,多年过去宁婴婴的气质倒是没怎么变,沈九很快就认了出来。可如今见当初伸长胳膊搂着他的小女孩转眼间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沈九内心说不复杂是假的。只能温声道“婴婴,何事大呼小叫。”

“好些日子没看到师尊,自然要来打个招呼!”宁婴婴甜甜的笑道,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疑惑道:“师尊,今天掌门师叔突然召开的十二峰会议您没收到传音讯吗?”

【我哪有时间管那个】沈九想。表面还是不动声色做一位翩翩君子:“何时的事,我现在准备就是。”

“哎呀!巳时便是了!”宁婴婴惊道:“弟子这就去让人准备马车。”语毕往回跑了几小步,又回头对沈九道:“对了!刚才我看到阿洛风风火火的御剑走了,表情好可怕啊我叫他都不理我。师尊是不是和阿洛闹了什么矛盾啊?”

沈九思考了一下这个名字,一个小小的身影逐渐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阿洛……】沈九眼神暗了下来,握紧修雅的拳有些颤抖,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森然道:

“洛…冰…河……”

没什么意思的顶置

谢谢大可爱们的关注!
(可恶没截到100fo哪位老弟取关一下让我截个图(别信)
第二条分割线后有连载相关!
让我先学习一下如何发链接……

————————————————————

这里是莫莫渣为什么叫莫莫渣因为骨王叫莫莫伽所以叫莫莫渣感觉自己又帅又渣(bu
画画精修中   偶尔写点文   各个墙头雨露匀沾

【请!注!意!】   尤其偏爱深夜更新   而且快要中考了所以更新会逐渐变慢逐渐变慢…………

当下钟爱渣反   但其实不会画古风   想在冰妹面前喊我爱沈老师(x
很活泼哒!评论小可爱大多都会回复!
梦想是约稿和在红心列表里看到自己喜欢的大大(;д;)

最后   有女朋友   叫洛天依(逃

————————————————————

其实…正在写的师尊又穿越了是一开始脑子一热还没理清楚大纲就发出来了的产物……
而我有个坏毛病就是写着写着就会给自己不断挖坑导致这个剧本越来越复杂(请别学我x
剧情涉及到世界线,因此后期的bug应该会特别多!我尽量不会影响到主剧情……
真的是新人文手超想要建议,后期发现了错误或人物ooc的话一定要告诉我鸭!九妹真的超难写鸭!(爆哭
关注我的小伙伴们谢谢你们包容我不严谨的创作手法(;д;)

【冰秋】魔尊大人!沈清秋又双叕穿越啦!03

*思考了很久到底是不是沙雕文
*讲述九妹翻身之旅和沈老师迷之掉马的故事
*叨叨了这么久终于开始进入主线了
*小学生作文,ooc十分有,那个……建议……
*沈垣大学生单租公寓设定

——————————————————————

  沈清秋回到现实世界已经过了一周的时间了。

  【哦不,现在应该叫沈垣。】

  想当初沈垣在狂傲仙魔途的世界,当了个一峰之主,收服了混世魔王,还跟魔王过上了没羞没躁的轻松日子。后来一直絮絮叨叨发各种坑人任务的系统渐渐没了声儿,偶尔会出来抛个月结算刷下存在感。在某天沈垣突然意识过来时,系统已经很久没有任何声音了。

  【难道真的有个穿越系统公司?我这边总任务完了该去忙其他业务了??】

  沈垣想。当晚他眼睛一闭一睁,眼前看见的不是古典素雅的竹床帐,也没有洛冰河早早做好的早饭等着他一起来吃。沈垣躺在冷冰冰的白瓷砖地板上,小型木制桌椅打翻在他面前,好像还有什么零食撒了一地吧,沈垣不太记得了。当他还没理清头绪呢,就感觉身体先给他来了一记暴击,胃里仿佛翻江倒海剧痛不止,突然沈垣想起他是急性食物中毒死亡,强撑着用手机的紧急呼叫拨了120。

  沈垣坐在坐在咖啡店落地窗的位置,面前摆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出院后过了两天总算适应现代生活了,虽然他住院时被医生告知要尽快通知家属,但他连手机的解锁密码都忘记了。还是刚好在医院碰到了一个亲戚帮的忙。

  昨天莫名其妙的记起了手机密码,沈垣觉得自己可以回到大学生活了,却强行被父母和哥哥妹妹按着请了一周的假。

  沈垣盯着电脑屏幕走神,他在查看存盘的文件回忆自己仿佛上辈子的事情。穿越到狂傲仙魔途的世界后过了多久呢,五十年?或者更多?修仙之人的寿命原本就异于常人,沈垣那时有洛冰河陪着,这或许是乏味的年份也就这么过去了。

  沈垣咬紧下唇,他强行克制自己不去想洛冰河。

  【他会怎么样,会哭吗,会天翻地覆的找我吗,啊估计第一站就要把苍穹山翻了……】

  【我不是沈清秋啊。】沈垣这么提醒自己。

  他看向窗外的人,现在刚好是下班时间,

形形色色的人从沈垣眼前一瞬而过。对面店门口有个发福的中年男人端着手机大声叫唤,有对小情侣慢悠悠的走过亲热时也知避开人,一位少年骑着自行车路过时不小心剐蹭掉汽车的油漆,转了几个圈又慌慌张张的骑走了。

  他们是真实的,性格各异丰富的。有自己的人生,爱好和目标。沈垣想,这跟书中是不同的。

  沈垣突然有点混乱了,岳掌门,柳师弟,同门师兄弟们,他们也都是真实的。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洛冰河,沈垣早就没把他仅仅当作狂傲仙魔途的男主看待了。

  沈垣走神走着走着,惊觉自己差点打开了界面已经变成绿色的《狂傲仙魔途》。

  作者栏上上写着“向天打飞机”,沈垣发了个私信过去,没有回应。犹豫半天,最后还是把那个界面关掉了。

  合上电脑前还不忘吐槽一句“封面那个洛冰河画的真丑。”

  回家路上,沈垣看到某杂货铺门口摆着一筐各式各样的古风扇子,属于图片是印刷价格很便宜的那种。

  沈垣看着那筐摆放杂乱的扇子突然来了兴趣,买了一把白面扇打算回学校时借毛笔用用。

  刚买回家他就后悔了。

  “这质量也太差了吧!”

  沈垣作为沈清秋时,拿的扇子很多都是洛冰河亲手做的。现在手上这个二十块一把的扇子虽说并不是那么粗造滥制,整体看上去也算美观,但在沈垣眼里简直是天壤之别。

  随手将白面扇丢到床上,自己也倒了上去。沈垣觉得他现在糟糕透了,买的快餐也没食欲。趴着闭目养神了会儿,突然冒出来句:“傻逼作者傻逼文。”

  什么动静都没有,沈垣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觉得没意思。打开手机随便翻翻,被突然极速来的的二十多条提醒铃下了一跳。

  “什么人这么能发!”沈垣猛的坐起来点开了消息。

x江文学城》私信》向天打飞机

【瓜兄!】

【现在情况全乱了!】

【我没多少时间我好不容易回来的!】

【洛冰河他快疯了!】

【还有沈清秋回来了!】

【我是说那个原装货!】

【他好像要死了!】

【岳清源好像也不太妙!】

【我没时间了!】

【我只是来提醒你一下!】

【洛冰河他要去z】

  …………………………………………

  ……………………………

对话那头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

一个下午一百五十多红心原来沙雕图这么厉害???

【某清静峰早课的日常】

弟子A:没想到啊没想到……
弟子B:师尊……好厉害哦……
洛冰河:这届的小崽子果然没智商,像我的私藏从来没被师尊发现过……
沈老师:……………………

【冰秋】魔尊大人!沈清秋又双叕穿越啦!02

*真的是个沙雕文
*讲述九妹翻身之旅和沈老师迷之掉马的故事
*夺舍相关内容恕在下知识很浅薄,都是自己瞎掰掰的
*小学生作文,ooc十分有,想……想要建议……

——————————————————————

  沈九一个鲤鱼打挺从竹床上跳下来。

  差点撞到床沿。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依旧处于朦朦胧胧的状态,耳边充斥着“滋…滋…”的巨大噪音。吵的沈九心烦意乱,捂着太阳穴来回踱步片刻又倒回竹床上去。

  【还是他的竹舍,还是他的,这很好。】沈九这么想着,周围的一切景物仿佛都没变。

  沈九已经意识到他被夺舍了。

  而他的记忆停留在正准备仙盟大会时,突然眼前一黑,在众多弟子面前,倒下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

  【双膝跪地!】

  沈九握紧的指节咔咔作响。

  顿时,众弟子和沈九的脑子一样炸开了似得,乱成一团。宁婴婴慌张的想上来搀扶,不知道是谁大喊着要去找掌门师叔。不过沈九已经管不了这些了,他感觉有个声音从他脑子里传来,硬生生的撕扯着他的魂魄。

  【……绑定……激活…………触发…………】

  沈九勉强听清了几个词,耳边更多的像是无数石块摩擦般的噪音。意识海里的攻击无济于事,沈九咬咬牙,打算实在拼不过对方的时候,意识海自爆跟对方同归于尽。

  好在他实施自爆之前这具身体就已经没有任何意识了。

  沈九不知道夺他舍的畜生是不是被自己反噬了,如果是那更好,沈九恨不得现在就将那人的魂魄抓起来亲手被自己碎尸万段。

  闭上眼调息片刻,沈九习惯性抄起枕边的折扇打算出去走走。

  一抹艳红从他眼前晃过,红的刺眼。

  扇柄上挂着一枚小小的同心结。

  沈九不常在扇柄上挂挂饰,何况他也没有可以让他挂同心结的人。

  【这是那畜生的东西……】沈九冷笑【用着我的身体,享着我的权利,还混的风生水起……】

  刺眼的绳结被重重扯下,扇骨也支撑不住散的七零八落,最后还被一脚踢到角落里。

  沈九不屑的“啧”了一声。霎时,他听到门外由远到近的脚步传来,稳重且不失轻快,脚步声的主人看起来还挺高兴。

  沈九目光暗了暗,右手捏了个决,修雅剑蓄势待发。

  “师尊,醒了吗,早饭做好了。”黑衣青年说着推门而入,朝沈九笑了笑。

  沈九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他多久没看过这种眼神了,即使是经常见面的岳清源那感觉也是不同的。沈九撇了眼角落的同心结 。

  【那感觉就是……】

  【令人恶心】

  沈九没说话,安安静静的随着黑衣青年坐下,黑衣青年双手抵在桌子上,撑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他。

  沈九被盯的不免一阵恶寒,用自己认为最平缓的语气道:“你看着我干什么。”

  黑衣青年笑道:“感觉今天的师尊格外与众不同,自然要多看看。”

  沈九危险的眯了眯眼,修雅无声的朝黑衣青年背后刺去。结果还没近那人的身便被反手一抓停在了黑衣青年的手里,等沈九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单手提起头部整个人被狠狠的撞击在地上,脖颈上架着的便是他的修雅剑。

  茶壶和瓷碗噼里啪啦碎了一地,沈九试图将碎片刺向那人,手臂却被牢牢的踩在脚下。

  “我师尊呢……”黑衣青年咬牙切齿的说完简短的句子,猩红的双眸和天魔印昭示着他的身份。

  “你师尊?我清静峰何时有过你这样的弟子?”沈九冷笑道:“卑鄙无耻,大逆不道!身为魔族竟然还跟抢夺我身体的畜生厮混在一起……”

  可沈九还没说完,脑内忽然传来一阵剧痛,黑衣青年死死的按着他的头部不允许挣扎,这人力气大的惊人,沈九拼尽全力都没法在这人手下移动半分。

  【这畜生……在探查他的意识海!】

  沈九突然意识到这一点,乘那人不注意催动修雅直击那人心口刺去。

  可谁知那人突然松开手轻松躲过了沈九的攻击,直径朝门外走去。

  竹舍的门都是踢开的。

  沈九还没从能垂死挣扎中缓过来,直勾勾的看着黑衣青年突然走掉了。

  紧接着他又陷入了昏迷。

  【连接成功,系统自动触发】

  【欢迎贵方进入本系统】

【冰秋】魔尊大人!沈清秋又双叕穿越啦!01

*真的是个沙雕文
*讲述九妹翻身之旅和沈老师迷之掉马的故事
*夺舍相关内容恕在下知识很浅薄,都是自己瞎掰掰的
*小学生作文,ooc十分有,如果可以的话…想…想要建议|ω•`)
*冰妹个人秀开始啦!

——————————————————————

  洛冰河不是没怀疑过沈清秋突然性情大变的事。

  只不过前些年他满脑子都是师尊到底喜不喜欢他,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也就抛之脑后了。

  某日魔头洛冰河与他不务正业的师尊(某百战峰主原话)久违的踏入清静峰的课室,其因是清静峰新入门的一批弟子,沈清秋作为一峰之主自然要给这些小娃娃进行开学第一课。

  烈日炎炎,沈清秋强打着精神讲些繁琐的规矩,底下的小娃娃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一个孩子昏昏欲睡的点着头,要不是沈清秋即使提醒,脑袋磕在桌角上肯定是好大一个包。

  洛冰河就趴在窗沿边静候,烈阳仿佛对他完全没有效果。好在课室外有一大片绿荫,不至于真的站在太阳底下。几个容易分心的小娃娃好奇的打量着洛冰河,被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冰河,别吓唬他们。”

  毫无威慑力的一句叮嘱,洛冰河眨了眨眼没再管这些小娃娃,转而对沈清秋甜甜的一笑。

  沈清秋低着头轻轻咳嗽了两声便继续上课。

  洛冰河就这样盯着沈清秋看了许久,内心感叹师尊的美好时,冷不丁的将遗忘许久的问题又捡了回来。

  他又回忆起了那盏拜师茶。

  年幼的洛冰河将自己的一切连同那盏茶一齐献给沈清秋,却被高高在上的他无情的打翻了。

  【怎么会是一个人】

  年幼的洛冰河望向沈清秋的眼睛,却被一旁的大弟子死死的将头摁在地上。

  冷漠,自傲,装模作样。那是洛冰河最讨厌的人的眼神,此时深刻的烙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

  【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人】

  年幼的洛冰河将自己的心双手奉上,献给沈清秋,献给同门师兄弟,却无数次被踩碎了扔回来。

  【如果没有师尊,不知道我会变成怎么样】

  洛冰河想着,握紧了拳头,转身去了课室旁边的藏书室。

  洛冰河精通“借尸还魂”,或“招魂”一类的法术,但他还未涉及的一个领域便是“夺舍。”

  洛冰河多少猜出了师尊是夺舍而来,但若是活人夺舍,手段是极其阴险残忍的。这让洛冰河稍稍有些诧异,他无法将师尊与如此阴险的法术联系在一起。

  【除去献舍,活人夺舍往往带有巨大的风险。历年来只有极少数成功将原主魂魄驱赶的例子,而更多的是夺舍者和原主都不知情的“一体双魂”,被原主魂魄反噬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洛冰河眼神暗了暗,天魔印闪烁着危险的红光。

  “冰河,在看什么呢。”

  温文尔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洛冰河回过神,急忙将书本合上。笑嘻嘻的小跑向他心心念念的“沈清秋。”

  “辛苦师尊了!累吗。”洛冰河贴心的将冰好的水递上。

  沈清秋接过小抿了一口,调笑着说这届的弟子都不及冰河你小时候十分之一乖巧。

  【一定不是一个人】

  洛冰河温柔的注视着爱人的眼睛,他感觉自己的心正在一点一点愈合,被沈清秋精心缝补好后,再双手捧回来。

  【一定不是】

  洛冰河是个患得患失的人。

  而他最恐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